沈凌元
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

【苏沐秋生贺24h/3h】生日快乐

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应该赶上了吧……

涉及一些歌词和几句诗文,如果运用不恰当……能不能请各位大大就当没看见啊1551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

苏沐秋其实根本没想到有人的酒量可以差成这样。

面对着趴在桌子上的叶修,苏沐秋差点疯魔。

你小子成年了吗就和我一样喝酒?喝就算了吧你还一杯就被干翻了?哇真的是。

……当然,嘴上十分嫌弃,身子还是很诚实的就去抱叶修。

杭州现如今已经入秋了。虽然不是很冷,可是毕竟是晚上,叶修又穿的单薄,万一感冒了怎么办,照顾起来可麻烦了,而且叶修一定会各种找事不好好养病的。

——得了吧您嘞,不就是怕媳妇感冒了难受吗,好像谁不是这样护媳妇似的。


2

十八岁的少年,手臂已经由单薄转向了结实。虽然没有很夸张,可也已经是覆盖了一层线条流畅的肌肉,至少抱起一个比自己小的叶不修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叶修已经睡迷糊了,整个人蜷在苏沐秋怀里缩成小小的一团,卸去了平时的嘲讽和锋芒。

很可爱,也很难得。


3

把叶修放到床上,给人盖好了被子,苏沐秋就去收拾小餐桌。

这一堆东西,现在不收拾好了明天一准麻烦的要死。


4

当然苏沐秋也没有收拾很久。

里屋,叶修估计是醒了,听到厨房里有动静打算出来看看,结果一个没站稳摔地上了。


5

——标明一下,平地摔


6

玛丽苏女主必备技能啊叶修大大,您这是荣耀打腻了打算向演艺圈发展来一场“离家出走后的偶遇”的年度大戏吗


7

苏沐秋听到动静回房间,看到的是叶修迷迷糊糊的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。

——还摔回去两次。

苏沐秋一看这不得了啊,媳妇摔坏了我怎么办?当即就上去抱人。


8

人没抱到,先被战五渣叶小修同学压地上了。


9

叶修趴在苏沐秋身上,搂着脖子迷迷糊糊。苏沐秋的肩胛骨搁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,也是疼。正打算抱着叶修爬起来,叶修倒是先开口了。

“沐秋……生日快乐啊。”

“礼物哥忘记给你买了……明年再一起补上好吧”

“沐橙说我其实不用给你准备生日礼物,把我自己送给你就好了。”

叶修抬头对上苏沐秋有些惊愕的目光,眼神坚定。

“沐秋,我把我自己送给你,你要我吗?”

苏沐秋咬咬牙,吻上了那张有些发白的唇。

“要,怎么可能不要。”


10

唇含一二红,咬舌齿缠君

唇齿始绵密,意犹兴未尽


君衔樱果羞对镜,频之诱之旖旎声

鸳鸯锦被翻红浪,芙蓉帐暖度春宵


一夜缠绵悱恻,满室春色无边


11

叶修再醒来,就是在叶宅的床上了。

身边的床位空落落的没有温度——叶秋早就起床上班去了。


叶修抬起自己的左手,端详着自己的无名指——那里戴过苏沐秋为他买下的戒指。


12

叶修笑了。

他说。

沐秋,十八岁生日快乐。


我还是忘记了给你准备生日礼物……那么,把我送给你好了。


13

叶秋到家的时候整个叶家都乱了。

叶修割动脉自杀,因抢救无效死亡。


三天后,按照叶修遗愿,将骨灰下葬南山公墓。旁边的石碑已经被风雨磨的有些看不清字迹,可是还是依稀可以看出几个字——

苏沐秋之墓


















14

“唉沐秋你来看,这本小说写的,好像是我们的故事诶!”

“什么啊……我哪里有这本小说里的苏沐秋那么不负责任,在我十八岁就抛下你们两个。”


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呢。我们,还有好多个十年,是要一起走下去的。


苏沐秋一把搂过趴在电脑桌上的叶修,作势要吻下去。

叶修倒是先灵活的避开,狡黠的眨眨眼睛。

“沐秋,生日快乐。”






【10.21.苏沐秋生贺24H】在秋暖乍凉之际的回忆

我,沙雕文手,不保证文笔,打钱。
以及我这个估计是深夜食堂的放毒系列2333

未眠人:

不具名温度融入雨水坠落。


冷暖未知的秋色在世间停留。


那个夏天消散的魂魄,是否迟迟不愿离去。


白色天堂鸟振翅。


从未说出口的话随之化在微凉的潮湿空气中。


苏沐秋,生日快乐。


00H/


01H/


02H/ @城堡冰山@未眠人 代发)


03H/ @沈凌元


04H/ @ketuki_结木


05H/ @莫莫生


06H/ @江北夜雨时【开学失联】


07H/ @未眠人


08H/ @会安岘港


09H/ @温糖苏打水


10H/ @在渚


11H/ @陆决意


12H/@谢谙( @未眠人 代发)


13H/ @泠月


14H/ @久久天


15H/ @清舟年


16H/@叁久( @未眠人 代发)


17H/ @怼江600的六水


18H/ @兰章佳人


19H/ @许无言今天依旧帅


20H/ @君止被学习绑架了


21H/ @栖顾


22H/ @斓夜


23H/ @西西酱_Yy


介于有没空的退圈的没lof的,代发的有些多
另外还剩下两个位置(零时和一点),希望各位太太来勾搭我哇
lof可以定时的√
我们10.21.见!

欢迎来到不正经天官语C群,欢迎各色邪教。
进群回答问题,写上你萌过的天官冷CP即可。

双璧车

内容如题...
小学生文笔慎入。
严重ooc,oo到没有c,c是什么不存在的。
链接走评论。

陪朋友宣个群。

青雨姬:

一个不正经的魔道伪语C群,只有你想不到的CP组合,没有凑不了的CP组合,欢迎各位加入。

青衫白首

这是和自家夫君的联文……能写多少不清楚,看情况吧。
我和夫君一起写,如果一方长时间无法上线的话我应该就要断更了。
现代师生pa
各位小可爱清楚了吗?
好的,接下来我们开始。

“洛冰河,月考卷解答题第三道,上来把过程写在黑板上。”沈九站在讲台边,手里拿着试卷道。
洛冰河微微一愣,有些犹豫的走上了讲台,拿起了那支白色的粉笔就在黑板上写过程,无意间撇了一眼沈九,开口道:“老师,我后面不会了。”
沈九冷笑。“呵,这道题所用的定理我讲过好几次,你上课是怎么听的?”
洛冰河一言不发的看着沈九,微微低下了头,洛冰河并不否认,这道题沈九讲过很多遍,但每一次讲题,沈九从来就没有让他好生听过。
“行了,今天放学后留下,我需要和你聊聊关于你成绩的问题。”沈九挥手让洛冰河回去,自己则继续讲题。
洛冰河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同桌关系的问了一句,洛冰河摆摆手说:“不要紧的,沈老师看不惯我又不是一两天,只是,这到底是为什么……”洛冰河垂眸,很是不解。
——放学之后
“洛冰河,最近你的成绩下降极其厉害。”沈九的食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桌子。“我想请你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。”
“上课没有好好听讲。”洛冰河开口道,沈九敲在桌子上的声音让洛冰河觉得这没一下都是敲在自己的身上,手有些不自觉的放在了背后。
“为什么不认真听讲?”沈九看着洛冰河。“抬起头来,看着我说。”
洛冰河依言抬起了头说:“母亲生病了,我担心她,虽然是养母,但母亲对我很好,我不能不管……”洛冰河的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几乎都快听不见了。
“这不是你可以不听讲的理由。”沈九手指顿住。“今天晚上,把你的试卷改错并写一份800字反思,交到我办公室里来,写不完不准回去。”
“是。”
洛冰河回到了教室,拿出纸和笔还有那张打满红叉的试卷,心里虽有怨言,但什么也没有说。
教室里静悄悄的,同学都走光了,挂在黑板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。
沈九独自坐在办公室里。“洛冰河...本来我可以让你好好学习的...谁让你天资那么好...”沈九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,还有...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东西。
或许是不甘心,沈九不甘心,凭什么洛冰河可以在适合的时间,适合的年龄来这里,凭什么他不能……
洛冰河并不了解沈九所想,过了一会儿,洛冰河的反思已经写完了,白色的纸上字迹很工整。
来洛冰河敲了敲办公室的门,轻声道:“老师,我反思写完了。”
“写完了?给我看看。”沈九向洛冰河伸手。
洛冰河将纸递给沈九,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,深怕沈九让他在写一次,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,心想:“再不回去,就赶不上给母亲熬药了……”
沈九拿着反思仔细的看着,好像这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洛冰河有些犹豫的开口道:“老师……”
“干什么。”沈九抬头看向洛冰河。
洛冰河仔细想了想,最终开口道:“没什么……”毕竟万一自己又说错了话,恐怕会留的更久。
“你写错了一个字。”沈九指着反思里的某一个字。“回去,把这个字用另一张纸改一百遍,明天给我。”
洛冰河微微叹了一口气,接过那张反思微微弯腰说:“谢谢老师。”后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漠尚

来自于素素的三十题~ @素素正在备战法考和考研
   时间线:天琅君危机解除,冰秋同居,漠北君还没有喜欢尚清华。
   私设:尚清华可以回到现世也可以再次穿书。尚清华离开书后保留系统,穿书二人组可通过系统交流。魔界众人称沈清秋为王妃。

   可以接受吗?
   那么——
   我们开始~

    尚清华已经无法忍受漠北君了。
    试问一下,要是你一天天从早到晚的干活,还要被自己伺候的小少爷打,你受得了吗?受不了吧?
    他的系统本来就发送过“是否回到现世”这个聊天窗口,只是因为拖延症一直没点确定,只是点了下次再说。现在,是时候回去了。
    尚清华调出聊天窗口,坚定的点了确定。感受到系统发出的白光照射在自己身上,尚清华内心就一阵雀跃。
    再见,安定峰!再见,闲人居!再见,北疆!再见,漠北君...
    不知为什么,一想到自己再见不到漠北君,自己就感受到一阵失落。
    大概是...错觉...吧...

    漠北君今天很不爽。
    以往每日的早晨都会被苍穹山派过来的那个小叛徒吵醒,今日却是睡到日上三竿都没人来叫。居然...有些不习惯。
    下了床,习惯性的要那小叛徒过来伺候,却怎么也叫不来人,只能自己穿好衣服,顺带梳了个头。
    北疆的事情很多。漠北君处理烦了,就想打一顿那小叛徒出气。无奈一直找不到人,只得黑了一张脸叫人大气不敢出。
     那小叛徒叫...尚清华?好像是...苍穹山派安定峰峰主来着?
    他这是...回苍穹山派了?
    呵。自己说跟我一生一世,现在就跑了?门都没有!
    不爽的漠北君,决定去苍穹山派要人。

    原本就不爽的漠北君现在更不爽了。
    气势汹汹的去安定峰要人,可谁知道魔君和王妃也在。这下可好,被当成了来闹事的直接被王妃和魔君赶出了苍穹山派。不过,自己也知道了,尚清华不在安定峰。
    他在数日前失踪了,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。
    不在北疆,不在安定峰,你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 原本很爽的尚清华有点不开心。
    早上醒来,习惯性的去叫人,却在发现床上除了自己空无一人时才想起来自己回了现世。
    习惯性的去做漠北君喜欢的菜;晚上去煮一杯原本用来给漠北君暖身子的奶茶;买到了些新奇的小东西回来兴冲冲的喊大王...
    漠北,究竟是什么时候,我习惯了有你在身边?为什么...我毫无察觉...

    漠北君疯了。
    这是魔界所有人的想法。
    北疆多大啊,漠北君生生用一个月,把各处翻了个遍。一边翻,一边喊一个人的名字——
    尚清华。
    魔界没什么人知道谁叫这个名字。只是向魔君汇报这事时,一旁的王妃一脸的若有所思。看着可怪。

    漠北君已经把北疆翻了个底朝天了。
    他现在抓到一个,就要有没有见过尚清华。得到的答案很统一。
    没有。
    尚清华离开的时间越来越长,漠北君的心越来越乱。
    “清华,对不起...我现在才知道...我爱你...”
   
    尚清华收到来自于沈清秋的系统聊天时,其实是很震惊的。
    “菊苣?”
    未等尚清华回复,沈清秋发来了第二条消息。
    “你还有办法回来吗?漠北君这段时间找你找疯了。而且他还说...”
    “他爱你。”

     系统提示:是否进入《狂傲仙魔途》?
        是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次再说
     “是是是!马上进入!”
      大王!等我!

    当漠北君再次听见尚清华的声音时,整个人罕见的愣了一会。
    “...清华?”
    尚清华都快哭了。
    妈耶我为什么脑子一抽心一软就回来了啊大王会不会打死我...
    “你回来了?”
    “嗯...”
    很长时间,一阵无言。漠北君默默抬手。
    尚清华开始方了。
    瓜兄!你可一定要记得给我收尸啊瓜兄!
    在尚清华以为自己真的要死的时候,漠北君一把把尚清华搂入怀里。
    “大王饶...诶?”
    “清华...对不起...我爱你...”
     饶是皮厚如尚清华,听到这话也不禁一阵脸红。沉默一会,尚清华回搂住了漠北君。
    “我也是,大王...漠北。”

     偶然路过的柳暝烟:又可以写新作品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...真的是我流漠尚了。
其实这一篇我最早是想写尚清华离世的。因为我并不擅长写甜文,还有一个秉持着“能写死一个是一个”的写作理念的朋友天天影响简直伤不起。
后来我打算在漠北君用一个月翻遍北疆却找不到尚清华那段停笔。因为我暑假时间细化到天没有多长时间拿来写文。而且我原本的想法就是点了题就好,留个开放性结局让你们自己想我还省事。
不过我母上大人发现了我的手稿之后就对我表示要好好写,不可以辜负读者。
啊啊啊有个全力支持我写作的母上大人真是太好了啊~
素素的30题我说不定会全写,不过进度应该很慢。
嗯...谢谢你们愿意看我废话这么多,以后的29题,我们再见。(闭嘴别立flag)
最后谢谢提供梗的素素!

【all叶】新年礼物

#带伞哥
#第一次写,见谅
#私设如山
在除夕夜的晚上,职业选手群...
夜雨声烦:“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官网你看了吗,除夕夜有活动奖励据说很丰厚,要不要和本剑圣组团参加啊?”
百花缭乱:“黄少天你能不能闭嘴!”
大漠孤烟:“闭嘴。”
一叶之秋:“我才不和叶修组团呢!”
一枪穿云:“前辈...一起...”
索克萨尔:“少天,安静。”
风城烟雨:“心疼喻队手速。”
沐雨橙风:“叶修应该不参加活动了,据说是陪着先生守岁。”
生灵灭:“先生?叶神...嫁人了?”
唐三打:“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!”
石不转:“‘先生’在几十年前有老师的意思,苏队说的是这个意思吧?”
大漠孤烟:“是这个意思,不过他居然已经醒了。”
鬼灯萤火:“韩队这是知道内情?求八卦!”
鸾落音尘:“诶诶诶,叶神有老师?不过老师攻学生受什么的很带感诶!”
叶下红:“跪求太太产粮!”
生灵灭:“小戴...”
——————
不管职业选手群里是如何的腥风血雨,我们的叶神依旧毫不知情甚至想去死一死。
毕竟,要熬夜却没有荣耀没有烟,想吃泡面却只有各式各样的糕点,叶神已经接近崩溃了。
也许,还要加上某个毫不知情的老师正干脆利落的给自己调酒。白俄罗斯。
叶修觉得,这么一杯下去,这岁就守不了了。虽然自家表弟的醒酒药药效霸道到醉死的人都能给弄起来。
“呵,别抱怨了。过年的时候脸板的和有白事一样,不吉利。”
叶修哀怨的看了看自家先生。
先生名叫林千星。名字像个女生,脸就更像了。和他家妹妹一模一样的脸不知道逼疯了他们家人多少次。
当然,叶修今天才知道,自家先生顶着这张脸勾着嘴角轻飘飘的说垃圾话的杀伤力,仅次于黄少天。
叶不修抬头45°仰望星空,欲哭无泪。
“怎么,想回去?”林千星勾勾嘴角,缓缓吐出一句话。
“...很明显?”
“废话。”林千星轻飘飘的指指叶修的脸,“就差在脸上写‘我想回家’了。”
“就是想您也不会同意吧...”毕竟是个严格遵守规矩的老成少年啊...
“呵呵。如果,我同意呢?”
叶修惊讶。“您说真的?”
“当然。回兴欣吧,会有惊喜的。”林千星笑的温雅。
“闭上眼睛。”
叶修傻傻照做。当他睁开眼的时候,瞬间懵逼。
谁能告诉哥为什么突然变回了哥18岁的模样?还有,为什么其他职业选手会在兴欣?
其余的职业选手同样一脸懵逼。他们刚刚还在做自己的事,为什么下一秒就来了兴欣?还有这个长得超像叶神的小孩是谁?
一群人中,韩文清是最早回神的。毕竟十年宿敌,熟悉。
就是看着对手变回了18的样儿,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“你...”
一句话还没说完,兴欣的大门便被推开。另一个18岁的少年缓缓迈入室内。
“沐...沐秋...”
“哥哥...”
苏沐秋轻轻一笑。“我好像就是林先生给你的新年礼物。阿修沐橙,新年快乐。还有,我回来了。”
---------
白俄罗斯:看上去像奶茶,实际上是用酒精浓度非常高的威士忌调的。
---------
碎碎念:守岁不能睡觉...想死。
没有肉并且毫无逻辑,还请各位将就一下。
可能...以后还会写这样的短篇吧...
私设:叶神有老师,并且韩文清和苏沐秋都认识他。
叶神老师/林千星修道。(不然老叶怎么回到18还能把伞哥找回来)
林千星因为意外昏迷过很长时间,韩文清知道。
叶神有表弟。